• <tt id="0av9d"><span id="0av9d"></span></tt>
      1. <rp id="0av9d"><meter id="0av9d"></meter></rp>
        <rt id="0av9d"></rt>
        1. <ruby id="0av9d"></ruby>
          <rt id="0av9d"><optgroup id="0av9d"></optgroup></rt>

          名課堂-企業管理培訓網

          聯系方式

          聯系電話:400-8228-121

          值班手機:18971071887

          Email:Service@mingketang.com

          您所在的位置:名課堂>>企業培訓文章

          只有順豐能救百世

          文章類別:物流管理培訓發布時間:2021年3月14日點擊量:

          【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“新熵”(ID:baoliaohui),拒絕冗余,洞察商業變量,探尋商業本質。作者:張釗,編輯 | 明非

          2006年12月31日,周韶寧從Google離職,帶著Google兩個同事及另外兩個朋友,共五人正式開啟創業之路。

          幾番周折后,周韶寧盯上了物流,2007年5月,他打電話給在UT斯達康任運行副總裁的前同事給張芒粒,“再不出來做物流就要來不及了,我非得開始做不可。”同年9月,百世物流成立,最初的投資來自周韶寧個人的1000萬元,這對于物流行業來說無疑是杯水車薪。

          轉機如期而至,2008年6月,在那場廣為流傳的飯局上,周韶寧向馬云、郭臺銘介紹了云倉,說要做中國的UPS,可能是周韶寧的IT背景打動了兩位大佬,郭臺銘拍拍馬云的手說,“我做硬件、你做軟件,物流沒人做,我們都需要,就讓他做吧。”最終,周韶寧獲得阿里巴巴1500萬美元的天使輪投資。

          隨后,為了更快布局快遞行業,2010年,百世物流收購了匯通快運,更名為“百世匯通”。在2016年,“百世匯通”作為百世集團旗下快遞子品牌,更名為我們今天所熟悉的“百世快遞”。

          自第一筆天使投資開始,在百世快遞的成長路徑上,阿里系一直扮演著重要的角色。2014年淘寶雙十一期間,據百世物流的數據顯示,其快遞業務量80%來自淘寶。

          此后,阿里系一直加持百世集團。2020年,在百世集團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(SEC)遞交的文件中顯示,阿里巴巴持有百世集團1.42億股,占百世總股本的比例為33%(阿里目前在四通一達中占股分別為:圓通22.5%、申通25% 、中通8.7%、百世33.0%、韻達2%)。以上種種,為百世集團贏得阿里物流體系內“親兒子”的名號。

          不過作為通達系的一員,百世集團卻是最晚上市的。2017年9月20日,百世集團在紐約證券交易所正式掛牌上市,每股價格為10美元。在當天早盤交易中,股價最高上漲17.4%至11.74美元,對應市值約為43.3億美元。截至目前,百世集團市值只有8.32億美元,成為通達系中墊底的存在。

          近日,百世集團發布2020年第四季度以及2020年全年未經審計財務業績。財報顯示,百世集團全年營業收入為300.0億元,全年累計凈虧損超過20億元,是通達系中至今還在全年虧損的一員。

          前不久,被蘇寧易購收購的天天快遞在三年連續虧損40億后宣布轉型,聚焦同城配送業務,一定程度上,天天快遞名存實亡。與此同時,百世集團也處在持續虧損的境地,加上在前段時間,百世集團曾被傳出“賣身”和部分地區網點倒閉的消息,這些因素加起來,也難怪有股民感概,“天天快遞的昨天,百世快遞的明天”。

          瑜不掩瑕的財報

          3月11日,百世集團發布2020年第四季度以及2020年全年未經審計財務業績。

          財報顯示,百世集團2020年第四季度營收為92.55億元,同比下降8.9%。2020年全年,百世集團營收為299.95億元,同比下降7.3%;凈虧損20.51億元。財報中對營收下降的原因解釋為,2020年單量有所上漲,但因為票單價下降,并且超過成本降幅,所以導致整體收入下滑。

          此前在2014年至2019年,百世集團的營業收入一直呈逐年走高趨勢,而這次因為價格戰導致整體營收下降,確實讓不少股民大跌眼鏡。

          回到具體業務上,作為百世集團核心的快遞業務。2020年,快遞服務營收為194.176億元,與2019年營收218.224億元相比下降11.0%,原因同樣與價格戰掛鉤,在市場競爭激烈的情況下,2020年百世快遞包裹投遞量同比增長12.7%,但每包裹平均售價卻同比下降了20.4%,最終導致快遞業務營收下降。

          為了打贏價格戰,百世快遞也采取了降低成本的方式。數據顯示,2020年百世快遞每單快遞的成本由2019年的2.74元下降16.9%至2.28元,其中運輸成本從0.75元下降14.7%至0.64元。

          價格戰的影響也體現在毛利潤上,財報顯示,百世集團2020年毛利潤為2.381億元,同比下降85.5%。同期毛利率為0.8%,同比下降4.3個百分點。

          這里需要普及的是,2020年,隨著疫情逐漸控制,快遞行業迎來全面復工后迎來“報復性消費潮”,與此同時,價格戰成為快遞公司搶占市場的標配,國內快遞公司紛紛采取通過降低單票價格的方式換取市占率。但百世的降價策略成效并不明顯,截至2020年四季度末,百世快遞單量提升了6%,市占率為9.5%,但較2020年第三季度10.6%的市占率明顯下滑。

          不同于其他通達系公司將業務重點集中在快遞業務上,百世集團除快遞業務外,在快運、供應鏈、國際業務方面等同樣進行了布局。

          數據顯示,2020年貨運服務營收為51.566億元,同比下降1.3%;供應鏈管理服務營收為19.123億元,同比下降12.9%,唯一的亮點是全球服務營收為7.777億元,與2019年的3.369億元相比增長130.8%,原因主要是由于東南亞地區的包裹投遞量強勁增長。

          2020年全年,東南亞快遞包裹總量為7359萬單,漲幅達738%。其中,泰國和越南的全年快遞包裹量分別同比增長612.8%及798.2%。自2019年進入東南亞市場后,百世一直以該地區為核心展開擴張。

          但需要說明的是,此次東南亞快遞包裹總量的擴張,與疫情期間居民線上消費需求激增有很大關系,此外,如今在東南亞市場,除了百世之外,國內的頭部快遞企業也都把目光聚集于此,加上扎根于本土的極兔、閃電達等企業,百世集團在東南亞的布局也相應會受到鉗制。

          此外,在營收成本上,2020年百世集團營收成本為297.569億元,在營收中所占比例為99.2%,占比比例同比上升4.3%。其中在研發費用上,2020年百世集團研發費用為1.914億元,較2019年2.042億元的研發費用有所下滑。作為一家以輕資產模式聞名的物流公司,百世集團此前在研發費用上毫不吝嗇,而此次研發費用下降,似乎也預示著價格戰的影響十分嚴重。

          除了業績上的不足,百世集團還面臨著口碑的倒塌,2021年1月14日,國家郵政局市場監管司發布了2020年快遞服務滿意度調查和時限測試結果,其中在公眾滿意度排名榜單中,百世快遞位列倒數第三位。

          這跟百世集團自身的輕資產模式有關,采取輕資產的模式雖然對公司擴張、快速搶占市場具有積極的效果,但也同樣會使物流公司對運輸車隊、轉運中心、攬收末端掌控能力下降。特別是在如今的價格戰下,快遞終端服務就容易暴雷。

          下一個天天快遞?

          今年2月24日,被蘇寧易購收購三年后,累計虧損超過40億元的天天快遞宣布轉型,入局同城配送。一定程度上,天天快遞已經拋棄了快遞業務,所謂轉型可能也只是無奈之舉,被拋棄的快遞加盟商們依舊在追討加盟費。

          成立于1994年的天天快遞,曾靠著個人業務發展壯大,2003年,天天快遞全年快件總量突破440萬件。但隨著電商的發展,通達系靠著淘系流量迅速起量,這也為天天快遞的沒落埋下伏筆。最終在2012年,申通快遞創始人奚春陽以1.6億元獲得天天快遞60%的股權,天天快遞首次易主。

          但申通的介入也未能挽回天天快遞的頹勢,此后在2016年12月,蘇寧集團把天天快遞收入囊中,但其仍難逃虧損。據蘇寧易購發布的2020年上半年財報,天天快遞上半年營收僅5.61億元,虧損5.52億元。在被收購的三年里,天天快遞累計虧損已經超過40億。

          作為曾把天天快遞摁下泥潭的通達系一員,百世快遞的境地同樣不妙。財報顯示,2016年至2020年,百世全年凈虧損額為13.6億元、9.2億元、5.1億元,1.2億元、20.51億元,本來百世的凈虧損已逐年減少,但如今在價格戰下,百世集團的凈虧損卻驟然擴大。

          此外,在今年1月20日,有消息稱,作為戰略評估的一部分,百世集團正考慮出售公司股份。一同傳出的,還有百世集團創始人CEO周韶寧有可能出售其所持股份的消息。對于“賣身”傳聞,百世集團進行回應稱,該報道所引述的市場傳聞不實。百世集團已聲明,董事長兼CEO周韶寧先生沒有出售公司股份的計劃。

          無獨有偶,前段時間“百世快遞部分地區網點倒閉”的話題被推上熱搜。有不少網友反映,百世快遞的包裹運輸緩慢、長時間無人配送、許多網點疑似倒閉。隨后百世快遞回應稱,當前網絡運營一切正常。針對媒體報道中部分網點電話無法接通的情況,經認真核實,系個別末端網點優化調整所致。

          盡管上述消息都受到百世集團的強硬回應,但很明顯,在連年虧損下,這些消息并不是空穴來風。

          2020年11月,百世集團曾宣布戰略調整,集中資源投入到包括快遞、快運和供應鏈在內的主營業務。本次百世集團在財報中也特別指出:百世快遞的凈利潤于12月重新轉盈;百世快運的貨運量同比增長25.1%。但首先,單以百世快遞12月的表現,無法有效作為百世快遞業務未來趨勢的佐證。其次,百世集團的主要業務仍在快遞業務上,其他業務的表現目前仍難以改善百世集團的基本盤。

          還需要注意的是,這里有一個大前提——價格戰在2021年仍將持續下去。

          數據顯示,2021年1月,快遞單價10.2元,同比下降22.8%。其中,同城/異地單價分別為6.5元/6.2元,同比增速分別為-12.4%/-25.2%。自2020年3月以來,國內異地件當月單價同比均為負增長,價格戰仍在進行中。此外,2021年1月,規模以上快遞收入867.6億元,2020年全年,規模以上快遞業務收入8,795.4億元,收入規模增速的下降,更多地來自單價同比降幅擴大。

          而在價格戰的長期趨勢下,快遞行業的集中度將不斷抬升,2020Q3 /前三季度行業CR6分別為達到84.5%/83.9%(較2019年底提升3.5pct),行業集中度大幅提升。于此同時,截至2020年四季度末,百世快遞市占率為9.5%,較2020年第二/三季度10.7%/10.6%的市占率持續下滑。

          由于通達系快遞服務產品整體偏同質化、面向客戶群體價格敏感度高,價格戰成為快遞企業占領市場的主要手段。因此,在此競爭格局下,行業將加速出清。而百世位于通達系中市場份額的末位,極有可能是被淘汰掉的一員。

          只有順豐能救百世?

          回到此前的“賣身”傳聞中,在行業加速出清后,百世面臨被淘汰的風險,因此,不如考慮一下“賣身”的可行性。

          在上述“賣身”傳聞中,有路透社報道指出,兩位參與股份出售相關談判的人士認為,阿里巴巴在2020年底發現很難將百世集團與其他快遞公司整合,并開始考慮撤資。這些知情人士還稱,百世集團去年年底聘請顧問討論未來戰略選項,并接觸了大量潛在買家,包括順豐控股和一些私募股權公司,討論出售股份事宜。

          假設上述信息成立,第一,排除了通達系其他成員并購百世的可能性,第二,為什么是順豐呢?

          原因也不難猜測,首先,市面上有能力收購百世的頭部物流公司,除了通達系,就只剩下順豐、京東、極兔。但京東和極兔首先就被排除了,原因在于,淘系平臺下的菜鳥物流,最終目的就是通過保證全國各地點對點的交易,以此來保障阿里巴巴的電商地位,而京東快遞、極兔快遞背后的電商平臺顯然是淘系平臺的對手,百世集團作為與菜鳥物流有千絲萬縷關系的通達系一員,自然不能賣給京東、極兔。

          因此,百世集團的最終歸宿似乎只剩下順豐,而順豐快遞也正好有接盤的理由。

          近年來,隨著極兔、眾郵(京喜)、順豐入局下沉市場,新進入者導致電商快遞競爭加劇。以順豐為例,2019年5月,順豐以“特惠專配”切入中低端電商市場,迅速獲得了市場份額的提升,但因產能限制和服務要求,短期大概率不會過度擴張,且該產品價格帶與通達系有錯位。

          基于此,2020年4月,順豐聯合中金公司斥資1000萬成立深圳豐網速運有限公司(下稱豐網),其中順豐持股80%,而根據順豐控股在券商投資者交流會上透露的信息,豐網產品已于去年9月份正式推出,是順豐體系內最便宜的產品,單票價格定位比通達系平均高3毛左右。這被解讀為,順豐或將要與通達系等公司在下沉市場展開碰撞。

          據順豐控股方面表示,豐網是加盟性質的網絡,整體的投入情況和直營網絡不同。此外,順豐控股表示,今年會對豐網有持續投入,但不會期望豐網當年就可以貢獻利潤,目前豐網的主要目的是補齊多元化產品矩陣,擴大客戶基數。

          一個想要賣,一個正想要擴張自己的加盟網絡,所謂“天作之合”也不過如此。

          假設百世集團最終賣身順豐后,看到百世集團的下場,通達系的其他成員是否會唇亡齒寒?價格戰是否會持續下去?或許不會,在價格戰下,通達系將加速整合,而這也似乎更符合電商平臺的利益。

          此前在2015年,快遞物流行業專家趙小敏認為:“頭部企業IPO會加速中小快遞洗牌,我們當時就呼吁能賣的趕快賣掉,但很多二線快遞企業沒有聽。”近年來,諸如全峰快遞、如風達快遞、國通快遞等二線快遞企業紛紛處于停工狀態,確實驗證了上述觀點。

          但如今來看,二線快遞企業倒閉后,在留下的巨頭中,洗牌仍將繼續。

          企業管理培訓分類導航

          企業培訓公開課日歷

          企業培訓熱點城市導航

          名課堂培訓講師團隊

          宋柏允-企業培訓師
          宋柏允老師

          宋柏允 老師(北京) ——獨立宏觀經濟研究者、宏觀經濟解讀專家 獨立宏觀經濟...

          王興旺-企業培訓師
          王興旺老師

          王興旺 博士(北京) ———宏觀經濟與金融政策解讀專家 中國農業...

          張慶安-企業培訓師
          張慶安老師

          張慶安 老師(北京) ——世界政治經濟研究專家 世界政治經濟獨立研究員 清華...

          物流管理培訓精品內訓課程

          物流管理培訓推薦公開課

          物流管理培訓熱門關鍵字

          午夜福利在线福利院-男女牲交过程视频播放免费-欧美成 人 在线播放bd-ae86老湿机在线观看免费